口胡之人

我想要c闪啊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心事

       父母离异的时候,常年在外的父亲当时的态度十分恶劣,以至于基本上是一个人把我拉扯长大的坚强的老妈都哭了。
       心里这笔“仇”和“账”就这么记着,记着,忘不了。
       安慰着难过的老妈,我却不怎么难过,不知道为什么,就像早就知道这天会降临一样,只是轻拍着老妈微微颤抖的背,几次想要说点什么,却总是撬不开自己紧咬的牙关。
     【恨啊,但是我不能说,不能让老妈担心。】
      那一段时间,亲戚都在关心老妈,嘘寒问暖,十分温馨和谐的一家人,我坐在一旁默默地看着手机桌面,心里莫名的萌生出一个奇怪的念头:
     【我安慰完了所有人,他们都开心的将将伤心事抛开去了。现在只剩下我的不愉快,又有谁来安慰我呢?】
      我对着漆黑的手机屏幕露出笑脸,嗯,完美。
      “孩子不被这些东西左右就好。”大人们这么说着,再一次无视了我。
 
     其实影响还是挺大的,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发自内心的笑过。
       我这么想着,踏入了初中,然后是高中。
       总是面带微笑去安慰别人,不管发生什么都跟个没事人一样,跟个万能胶似得,也就这么过着——也只有我自己知道,暗自里舔的伤口,从来就没有好过,时不时的发作一下,一天又一天。
        未来的路还长着呢,说不定哪天,我承受不住这些伤口了呢?不过再怎么样爆发,也先等独自拉扯我长大的那位有个安稳的老年再说吧。

终于把吾王抱回家了qwq【暴风哭泣】

为什么,为什么,单抽给我俄里翁,当初都不肯给我一个贤王…一个都没有QAQ

今天也没有抽到c闪呢

英雄王绝缘体,就是我啊。【死目】

被楼上吵的睡不着…把崽儿拿出来瞎改改_(:△」∠)_

本寮第一劳模+迦勒底未来劳模(没有)!
画太丑就不打角色tag了…
最后一p自设无视就好(◦˙▽˙◦)

上午来了个阿尼甲,说着说着,弟弟丸就来了,别拉我,我还要去打检非!【突然笑死.JPG】

大早上来了个阿尼甲啊啊啊啊qwq弟弟丸你快来!

二锻出了爷爷!开心(/≧▽≦)/~┴┴